水墨ㄨ流苏

神夏清水食粮与各种cp并行不悖,《琅琊榜》蔺苏不拆不逆,瓶邪不拆不逆。脾气不错,但会爆炸。懒——

骨(蔺苏长篇)

一、

“你可想好了?”
苍劲的声音响过之后,屋子里只剩下凝滞的可怕的沉默。床榻上的人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只一下,睁大的眼睛里有从地狱带上来的火。
老人在心里长嗟一声。“好,我叫蔺晨进来,马上给你拔毒。”
老人是琅琊阁的老阁主。他换上一身白衣,推门进来,身后是同样一身白衣的琅琊阁少阁主蔺晨,二人手里皆是各式各样的医具药器,蔺晨还搬进来了两个火盆,水桶灯盏,吊炉小釜,最后端来一碗汤药——是麻沸散。
“喝了。”
他看了一眼端过来的黑褐色汤药,没倔,几口饮尽递回去。蔺晨接了碗,扶他躺下,他在苦涩的味觉中陷入了黑暗与昏沉。
偌大的屋子里只有三个人。蔺老阁主吩咐过了,在他和少阁主出来之前,谁都不许进这间屋子。
血味和药味混合,又腥又苦,屋里的炭炉兀自烧得炽热,可置身于其中的人仿佛只能感觉到森然冷意。榻上的人疼得醒过来,嘶吼着,下一秒又眦眶欲裂地昏过去,僵硬的舌根下发出的声音简直不似人声,似鬼,也似兽。
蔺晨的手顿了一下,接着研磨钵里的草药。这药是用来杀死附在骨头上的雪蚧虫的,先前制的那份已经用完了,得赶紧续上新的。床榻上的人又嘶吼着醒过来了,不住地动弹,蔺晨忍不住想,如果他口能言语,喊的会不会是停下。可是不能。拔毒一旦开始,就不能停。
天光暗下来的时候,蔺晨点起了灯,看到外间炭炉上的水已经滚沸,咕嘟咕嘟地漫出壶嘴,浇到燃着的炭炉上。
老阁主已经一白天不食不休了,却仍是聚精会神地医治着榻上之人。蔺晨走到里间,看到他老爹正在处理积毒较轻的地方,便蹲下来:“要不要吃饭?”老阁主不理他,继续刮骨涂药。
“喝水?”
“……”
“你去睡一觉我来?”
老阁主终于睨了他一眼:“蔺晨。”
“啊?”
“凉茶。”
“哦。”
蔺晨提起茶壶斟满了一杯,又接过他爹手中的医具慢慢上药,听得老阁主吐出一口气:“阿晨,此次拔毒一结束,我便要下山。”
蔺晨没答话,想他爹这么急是要闹哪一出。
“七万赤焰军覆没梅岭,不可能只有小殊一人幸存,我得再去看看,力挽生者,祭慰亡魂。还有你林叔叔,我得……找到他。”老阁主最后一句哽咽得几乎说不下去,蔺晨听在耳里,沉声应到:“爹,你放心吧,这里有我。”
蔺老阁主沉默地点了点头,没再说话,片刻之后,他恢复了镇静,接过蔺晨手里的医具,道:“熬上药,去睡一会儿吧,下半夜换你。”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