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ㄨ流苏

神夏清水食粮与各种cp并行不悖,《琅琊榜》蔺苏不拆不逆,瓶邪不拆不逆。脾气不错,但会爆炸。懒——

嫉妒(蔺苏短篇)

春日绵绵催人睡。
蔺晨从自己的屋子里醒过来,看了看外面和煦明媚的阳光,一点都不想起床。
阁中的事务有条不紊,不需要他多操心,而蔺晨至今仍然不曾下山游赏那绯云柔波、春日美景的原因,不外乎那一位——江左盟新任宗主,梅长苏。
自从梅长苏去了廊州,蔺晨算是彻底地清闲下来。不用熬药,不用诊脉,不用时时看着骂着哄着劝着,不用天天和两个小没良心的斗气……蔺晨就是躺在床上想想,也气的不行。
一个两个都是他救回来的,怎么全都一点都不听他的话?
——就说飞流那个小没良心的吧,成天帮着你苏哥哥,还敢联合起来骗我吃酸橘子?!还敢在下山前拔光我的鸽子毛?!还不给我跳孔雀舞?!
——哼!
蔺晨气哼哼地想着——
还有那梅长苏就更过分了!!成天护着飞流,不让我教育他,我稍稍一板脸你就护着,搞得我像什么坏人似的!
那什么不吃药不知道照顾自己光想着金陵金陵金陵什么的我就不说了!
梅长苏下山之前的那个晚上,就坐在灯前有一笔没一笔地画着什么,飞流挨着他,蔺晨也想挨着,被飞流赶到桌案对面:“哼!你,那边!”
蔺晨一口酒差点咽不下去:“嘿你个小没良心的!凭什么我要坐在那边?”他放下酒碗倾过身子,满眼带笑:“小飞流,要不你不要跟你苏哥哥去江左了,留在琅琊阁吧?”
梅长苏就坐在那里,弯着嘴角轻轻浅浅地笑,玉一样的人儿,看得人心痒痒的,直想搂进怀里好好疼着护着。可是看得见摸不着啊。这马上连看都看不见了,他能不心里难受嘛!心里的火没出发,只能逗飞流泄愤。
“不!苏哥哥,跟着!”
“飞流,你是说你要跟着苏哥哥去江左对不对?”梅长苏宠爱地看着飞流,笑得开心。
“嗯!”飞流大力地点头,发辫一甩一甩,点完头又补充:“哪里,都,跟着!”
梅长苏一滞,仍是温柔地笑着,低转头看画,填了两笔。
——To be continued——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