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ㄨ流苏

神夏清水食粮与各种cp并行不悖,《琅琊榜》蔺苏不拆不逆,瓶邪不拆不逆。脾气不错,但会爆炸。懒——

少年游(蔺晨少年时|一发完结|蔺苏向)

一夜好醉。
醒来的时候只见四五个酒坛子滚落在屋子各处,未名趴在床上,朱砂大哥在地上摆了个“大”字。揉了揉酸疼的肩膀和脖子,蔺晨蹑手蹑脚地拿起桌子上的佩剑,走出了院落——丝毫没有发现庆林不见了。就在踏出大门的那一刹那,似乎有什么东西轧过瓦片,从屋顶上骨碌碌地滚了下来。
小灵峡山清水秀,是块宝地。当地最出名的当属佛光,不少人每年掐准了时间赶来此处,只为了等候那传说中洗净心中冗尘的佛祖恩赐。
说不感兴趣是假的,但对于蔺晨来说,佛光的名头不重要,自然的美景才是他心心念念的原因。再说朱砂他们定居此处,对附近天候摸得透彻,故而佛光对于他来说并不像外界传言那样缥缈难求,也就少了那么些个神秘莫测的味道。
观佛光的那座山峰在院子里就能看到,原以为出门几步就可到山脚下,可走了一会儿,竟到了江边——这也不能怪他,昨天庆林拍着胸脯说要带他早起看佛光,可夜半喝酒时谈起了追求而不得的姑娘,庆林心里郁闷,抱着酒坛子不撒手,这会儿估计正醉得七荤八素。
——若说当下怎么办嘛,最好是能找到个人,指给他那座山峰怎么走。
蔺晨一边沿江而行一边盘算,可巧,打下游过来一个船夫。
招呼那船夫靠近才看清,是个佝偻精瘦的老叟,穿着身青蓑衣,带着斗笠,竹竿一撑,竹排靠过来一大截。蔺晨一下来了兴趣,不及竹排靠岸便跃了上去,唬得老船夫“哎哟”一惊:“小子,我这锅里还煮着菱角和青豆儿,你莫要把竹排踩翻啦!”
蔺晨笑弯了一双桃花眼,不正经地揖了一揖,道:“老叟,请问要看佛光该怎么去山上啊?”老船夫一边稳着竹排一边答他:“晚了!看不成了!”蔺晨才不相信:“老叟,你就告诉我呗,那样你还能早点儿吃你那菱角和青豆儿去。”
“哼,就你这样儿的还想看到佛光?佛光那得是,心地虔诚之人,静静地等着才能等到的。看你这猴儿似的,去了也白去。”
蔺晨一听,乐了:“老叟,我还没去呢,你怎知我白去。你只需把那地方告诉我,白去不白去,去了才知道。”
老船夫见他坚持,一面调转了船头,一面又说:“小子,不是老头儿我不告诉你,只是现在时辰快到了,来看佛光的人呐早就在山上等着了。喏,你看我这刚送了一个人回来,正准备到岸上买酒喝呢,你现在去啊,真的来不及了。”
话虽如此,老船夫还是告诉了他那座山的所在:“你看,从这儿顺流往下,拐个弯,再往下,看见右手边那棵大李树,往里走,就可以上山了。”
小舟顺流而下,遇到湍急地方,老船夫竹篙一撑,稍稍转向,竟如弯曲小指一般容易。蔺晨极目远眺,那座山峰上方的天空微微发白——佛光出现只在顷刻之间。

“待余至,佛光已现。云雾袅袅,光影变幻间色彩纷呈,如真似幻,似金石之光又如自在之境,中央虚明如镜,映吾影也。遂行剑法,人动影随。……相由缘现,缘起性空。”

梅长苏阖上《翔地记》,还没从书里回过神来。他搓着衣角发呆,出神地想着书中记录,年少的蔺晨,小灵峡,两岸青山的沱江,还有令人观之心尘皆荡的佛光……

“宗主。”是甄平进来了。梅长苏向下撇了撇嘴角,很轻,没有人看见。他坐直身子:“你说吧。”

又是一年夏。
舍身岩上,两个青年比肩而立。
“我一直想问你,为什么——”
“哎,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蔺晨伸手打断了他的话,“你是想问我如何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赶到山顶的,对不对?”
梅长苏点点头。
“要说爬山,我常年采药,只求捷径不怕路险。竹排顺流而下倒快,却不如加上内力御舟。我当时心急,便把酒壶给了那老叟,将他的小锅也端下去,叫他边吃边在原地等我。我用内力御舟到达那座山,从小路旁的岩壁向上,直接便攀上了舍身岩。哈,一壶酒换得一赏佛光,这样划算买卖哪里找去!”
“你呀……”
佛光已逝,两人回转下山,笑谈之声仍不绝于耳。缘起相遇,半生相伴,百年之后或不过虚妄,当时能执一人手,于愿足矣。

后记:与段子同时开的脑洞,一写长就卡住了,竟卡到现在。百度了一下,原来真的有佛光这种现象,只查到了峨眉山佛光,私设小灵峡就是峨眉山。舍身岩就是现在峨眉山上看佛光的地方。暗戳戳地想,也许真的就是那里呢😍
缘起性转,是昨天看余秋雨先生的散文看到的。可我俗人一个,不能领悟精义,很难超脱。阿弥陀佛。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