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ㄨ流苏

神夏清水食粮与各种cp并行不悖,《琅琊榜》蔺苏不拆不逆,瓶邪不拆不逆。脾气不错,但会爆炸。懒——

骨【二】(蔺苏|长篇|HE)

【修了n+1遍,重发。不管有没有人看,我都会努力地更下去。过渡章,嘤嘤,卡死我了。】
二、
他从一片灰色朦胧的梦中渐渐醒来。周遭的天地好像还与他隔着些什么。布。他感觉到了身上缠着厚厚的纱布,紧紧的,连眼睛都蒙住。但是有光透进来,让他知道现在已不是暗夜。绷带底下是酥酥麻麻酸酸胀胀的痒和疼。
全身上下唯一能动的地方只有眼睛。他眨眨眼,惊觉自己的右眼无法闭合,他无法想象缺了一块的眼皮的形状。
意识依然不够清明,他不能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事,甚至不清楚自己是谁。可是谁说得清呢,对于遭遇了如此变故的人来说,拥有这样的平静或许是一件好事,在这短暂的平静中,他不用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用有什么感受——可这一小片平静终究是会消逝的。他感觉到一个人扶起他,一根竹管被插进了口中。他下意识地吮吸了几口,又被轻轻地扶着躺下。他睁了一会儿眼——不知道多久,因为对于此刻的他来说,时间的流逝是被隔离在意识外的
——然后深灰色的混沌重新包围了他。

再醒来时已经可以听到鹂啭莺啼。令人平静的混沌终是渐渐褪去了。
他睁开眼睛,一时间感觉右眼扎着痒痒的,倒是能阖上了。他困惑扎着他的是什么,想了一会儿也不知道,然后才发觉自己床边坐着一个人。
“嘿,你醒啦!”是一个男子……活泼的声音,“你知道你睡了多久吗?”
他想摇头,却发现只能小幅度地动动脖子。那人见他动作,又赶忙说:“哎哎哎你可别动啊,不然缠这一身纱布还有什么用啊。”然后是我缠了很久之类的小声嘀咕。
他才意识到自己浑身上下都缠着绷带。他想动动嘴,却发现动不了,他想问他的父亲,问赤焰军,问梁王,问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那曾经和蔼地笑着的姨夫怎么一转眼就变成了火里走出来的恶魔,曾经威风凛凛浴血卫国的七万赤焰军如今都去了哪。他使上浑身的力气想从床上坐起来,下一秒,一阵从骨子里生发出的疼痛却侵袭全身。他无力地跌了回去,忍不住发出尖利却破碎的呻吟。
那人一把点了他的穴道。他浑身痉挛着,四肢僵硬、颤抖的厉害。他要起来,要出去,浑身锥心刺骨的疼痛,还有千分悲凉万分恨一齐翻涌而起,他想问问天道,问问天!到底有没有眼睛……看没看见……
他发出绝望的咆哮声,身子蜷缩着,不断用头碰床,像挣脱不出牢笼的困兽。
那人用上力气扳住他的肩膀,迫使他的头老老实实呆在枕头上。
浑身的力气渐渐被抽空了,他又一次昏睡过去。最后的意识里,是那人把他痉挛的手和脚慢慢捋平,柔软的织物,没有重量似的,落在他的身上。

评论(6)

热度(13)